【宗教文化】天主教中国化在文物中的艺术呈现
来源:?西南财经大学、四川音乐学院 沈思、朱琨?日期:2019-08-22?【字号:

  文物是人类在社会活动中遗留下来的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遗物和遗迹,是人类宝贵的文化遗产。基督宗教自从唐代传入中国(当时称为景教,即基督宗教中的聂斯脱利派)以来,与中国本土文化交汇、融合,遗存众多文物。这些文物以独特的视角呈现了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表现了不同文明之间彼此交融、共同发展、兼收并蓄的千年历史,揭示了多元文化交融共生、相互影响的历史脉络。此外,这些文物也为研究基督宗教中国化的历史提供了丰富的资料。

  本文主要探讨文物中所呈现的天主教中国化。

  碑刻易于保存,是中国古代记事的重要途径。现今保存的众多天主教文物中就有很多碑刻。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现藏于陕西西安碑林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这通石碑立于唐建中二年(781),记述了景教在唐朝传播的情况,表现了唐政府当时包容、自由、宽松的思想政治环境。碑文尽管是由波斯传教士撰写,但是文字训雅,在内容上也引用了大量儒道佛经典和中国史书中的典故来阐述景教教义;石碑上的十字架由吉祥云环绕,下部则是典型的中国莲花瓣朵。石碑无论从内容还是形制上,都表现了当时景教的中国化特征。

  这种中国化的艺术特征表现在很多现存的景教文物中。比如,2018年6月在国家博物馆举办的“无问西东——丝绸之路与文艺复兴”文物展中,有一通出土于内蒙古赤峰的叙利亚文-回鹘文景教瓷碑。瓷碑是一位景教徒的墓碑,立于1253年,为松州缸瓦窑瓷。瓷碑中间是十字架,下方是莲花座;而同样出自内蒙古的13世纪的景教铜镜,中间是景教十字架,下面有一个莲花座,上下各有一对祥云。

  在福建泉州出土的元代景教石碑也是如此。最着名的当属石碑上融合了多种宗教艺术元素的“刺桐十字架”造型。这些十字架具有典型的中国化的艺术特征:有的十字架顶上是中国传统的华盖,华盖顶上有火焰珠,四角下垂有四条穗状璎珞,下部则是一朵莲花;有的雕刻着莲花柱脚,雕有变体莲花、西番莲、莲舌等;有的底部是一个在祥云的背景下盘腿而坐、双掌合十、胸部有莲花、穿着宽袍飘带的天使,与飞天的形象相仿;显然这已经融入了浓厚的道教和佛教色彩在其中。有的石碑两旁还刻有楷书汉字“延佑甲寅,良月吉日”,这显然都是中国传统的表达方式了。

  元至元三十一年(1294),意大利方济各会会士来到中国,此后,天主教在元朝宫廷中有过短期的传播。16世纪,以利玛窦为代表的耶稣会士将天主教再度传入中国,至清康熙年间而中断。

  这一时期保存至今的文物较多,其中不乏天主教中国化的各种绘画资料。17世纪的版画“利玛窦与徐光启像”(刊于1670年出版的《中国图说》,现藏于意大利罗马中央国家图书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利玛窦是在中国传播天主教的开拓者之一,也是一位阅读中国文学并对中国典籍进行钻研的西方学者。他身穿儒服,广交中国士大夫朋友,在儒家经典中寻找与天主教思想相似、相通之处,用儒家思想诠释天主教教义,创立了“天主教儒学化”的传播方式(这一方式后来被清康熙皇帝命名为“利玛窦规矩”),对中西文化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画像中的利玛窦,身着士大夫的衣冠,手拿折扇,完全是晚明文人的装扮。利玛窦在《中国札记》中写道:在当时的中国,“扇子作为友谊和尊敬的一种象征,是最常互相馈赠的礼物”“在大庭广众之中不带扇子会被认为是缺乏风度,尽管气候已应使人避风而不是搧风”。这幅版画可谓准确地反映了利玛窦的思想,同时也直观地表现了当时天主教中国化的情况。

  再比如,绘制于明代的《唐寅款中国圣母图》轴(现藏于美国芝加哥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起初被当作明代画家唐伯虎的作品),是意大利的一幅圣母像的中国摹本。但是画面中的圣母像被描绘得与观音像相似,穿着也是汉服,后世甚至被当作了送子观音像。

  众多作为文物保护单位的中国化天主教堂,则从建筑艺术的层面呈现了天主教中国化的历程。这些天主教堂融入中国传统建筑形制,成为天主教中国化的表征。

  比如,在建筑布局上,采用中国传统的中轴对称式的庭院布局;教堂大门采用中国的牌坊或者门楼的形式;主体建筑吸收中国元素,钟楼采取中国传统的塔楼形式……而教堂在装饰上则更多吸收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不论是材质的选用,还是雕刻纹样、彩绘,都体现中国特色。而中国独有的艺术形式——楹联,更是几乎被使用在所有的中国化天主教堂中。

  例如,始建于清嘉庆三年(1798)、重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的贵州贵阳北天主教堂,就是典型的中西合璧的天主教堂:教堂大门为徽派建筑的马头墙式牌坊;后部的钟楼为六角四重檐青筒瓦攒尖顶建筑;牌坊以浮雕加以装饰,全是彩色的中国画的山水花鸟人物,民族艺术色彩相当浓厚;而无论是大门还是钟楼,都有石刻楹联。贵阳北天主教堂建成后名扬海内外,曾被法国制成明信片和邮票向全世界发行。再比如始建于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的四川成都舒家湾天主教堂,大门为川西建筑风格的牌坊,集中国石雕艺术和西方教堂立面于一体;教堂的装饰则是麒麟、福寿等中国传统吉祥图案的浮雕,至于云纹、莲瓣纹等,更是无处不在,透露出中国传统建筑的韵味。而重建于清同治五年(1866)的江苏苏州杨家桥天主教堂,清水砖墙、小青瓦顶、亮花筒十字脊,是典型的苏南地区建筑风格。

  让文物说话,让历史说话,让文化说话。只有加强历史研究和传承,才能使优秀文化传统发扬光大。同样,考察天主教中国化在文物中的艺术呈现,对于今天的天主教坚持中国化方向,也必将有着积极的借鉴作用。